狂伶

我是狂伶/Eli,表情包博主。

先生、どうでもいいんですよ。生きてるだけで痛いんですよ。

【克苏鲁乙女向】千面之神于我梦中

*改编自我自己的梦的奈亚×我(…

*很雷,很雷,非常雷

———

剧团三个月后将要演出的剧目是《黄衣之王》。

自从团长看到这部流溢出疯狂的绝佳剧本后,他便执着于将它搬上舞台。但即使是我们最好的演员演绎的黄衣王,团长亦不满意。

“不够。”他皱着眉,“你根本没有理解这部剧,同样没有理解伟大的黄衣之王。”

这时,一位年轻男子访问了剧团。他有着褐色的皮肤与漆黑的头发,以及那让人印象深刻的犹如古代法老般的俊美面容。他略带绯色的虹膜仿若无底深潭,使我有些畏惧与他对视。

“我的名字是奈亚。”他微鞠一躬,“如若贵剧团不介意,请让我出演剧中身披黄袍的褴褛之王。”

他有如洗脑般柔和而又使人信服的声音宛如带有魔力,整个剧团立即就同意了他的申请。尽管在我视线范围所及的地方他从没看过一眼剧本,排练时他却能将那些台词倒背如流,如同早就已经铭刻在脑中一样。

但我依旧无法信服他。我曾读过那阿拉伯的诗人所写的亵渎的死灵之书,里面便记载了那些外神的灵魂与使者,千面之神奈亚拉托提普。他自称名为奈亚,又拥有那黑法老般的相貌,不可能仅仅是一个巧合。

我对他展开了调查,但不管是跟踪还是运用我那粗浅的人类学知识都无法看出分毫破绽,如同他真的是一个普通的人类,像他自己说的背景一样:暂住中国、混血、由戏剧学院毕业。并且,在追踪他的时候,或许由于是我藏匿有些不到位,他甚至向我看了一眼——那种超于世外的目光深深地烙印在我的脑海里。尽管我确信他发现我了,但他却完全没有要来指责我的意思,而这让我更加困惑。

离上演日仅仅只有一周了,我依旧没能揭下他的面具。但在一次排演后,我终于得到了与他的独处时间。

“外神的喉舌,奈亚拉托提普。你究竟为什么想要出演《黄衣之王》?”我这样直白地、以莫大的勇气直视他的眼睛,如此询问他。出于某种理由,我坚信他……祂,不会再继续扮演自己的虚构身份,而是对我直面回答。

“那你又为什么想要探求这些禁断的知识?”奈亚——奈亚拉托提普,反问我。

忽然,莫名的愤怒自我心中燃起。我想要剥落他人类的外皮,露出祂或许根本不拥有的真实面貌。如同被诅咒般灼热的冲动之下——

我,吻了奈亚拉托提普。

尽管他毫无反抗,但这却不是什么带着浪漫意味的动作,而似乎是某种法术般的仪式。我以唇聆听着他一切的话语:宇宙的真相、世界的存在性、亵渎而禁断的神明。那些知识通过喉咙涌入我的脑海,尽管带来近乎使人昏厥的痛苦,我却丝毫不打算停下。

祂终究还是推开了我。我尖叫着,以人类所无法准确发音的语言呼唤对那些逐渐远离我的知识的渴求,却无法阻止地被祂推进某个深渊。我向下,飞过乌撒、高高的尖塔、无貌的夜魇群——在耳畔,奈亚拉托提普的声音一直在轻柔地唱着某种摇篮曲。

——我猛地睁开眼睛,手向着空气中伸去,试图抓住一星半点那些已然忘却的亵渎的知识抑或是《黄衣之王》的剧目,可它们都早已离我而去。

我所能够记忆的,唯有唇上残余的触感、以及最后听到的那如同忘川河水般的声音。

最近很忙……但是打算画一下我的pc神木隼人和十溪的pc北原介这俩医生的沙雕给给故事。

总之现在神木是跑完一个神赦医院后就退役的pc,主要作为kpc使用。

你将能够看到的操作不一定包括也不限于:

明明是kp的pc却要疯狂给北原打电话问他zaima(神木)

把污秽真菌烧了后,很难过地发推特说我又养死东西了(神木)

凭借高超医术用菜杆缝合(用神木的手指做的)天妇罗(北原)

打电话大失败导致生吃手机(北原)

表情包,根据真实记录改编。

总之,做了新的表情包。

我是表情包博主吗……!每次都只有表情包流行起来、可是我是个画画的啊!(悲

置顶

我是狂伶,卫宫士郎单推。

士剑厨,只是不产粮。看起来是BG战士的GB战士。

画手。目前专心于原创作品与升学,可能会很少绘制同人作品。

最喜欢的娱乐之一是coc跑团。请大家快来找我跑团,kp鸽滞销,救救我。

雷点还蛮多的,说不完。不想限制别人关注我的自由,只要我自己清楚我要关注谁就可以了。

基本上都是我的PC。

塞勒姆的神秘学75的猫猫头作家雷格西,原创模组谎言门的内置卡兼前pc加贺谷莲太,群星的终局的负责开车拉人的kpc洛佩兹,低con粉红卡御手洗直人。

混进了一堆coc相关娘化。

附带一个阿比和一个拉维尼亚| ᐕ)

我p的卫宫士郎表情包合集第二弹,外加梅林二世幼帝幻听表情包。

预警: 士剑,砍肘子,be38。

我p的士郎表情包合集第一弹。

注意: 包含有士剑/剑鞘的cp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