狂伶

I MY ME


我是狂伶/Eli,卫宫士郎厨。

谢谢关注,我蓝手挺杂的,善用屏蔽。

基本上都是我的PC。

塞勒姆的神秘学75的猫猫头作家雷格西,原创模组谎言门的内置卡兼前pc加贺谷莲太,群星的终局的负责开车拉人的kpc洛佩兹,低con粉红卡御手洗直人。

混进了一堆coc相关娘化。

附带一个阿比和一个拉维尼亚| ᐕ)

我p的卫宫士郎表情包合集第二弹,外加梅林二世幼帝幻听表情包。

预警: 士剑,砍肘子,be38。

我p的士郎表情包合集第一弹。

注意: 包含有士剑/剑鞘的cp向。

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就每天p一个了哥表情包(。

有crybaby,有原作

攒了九图,发一下

OCs

最后一张是oc和恶魔人crybaby的crossover,不打tag了

摸鱼,很杂。

包含角色: 齐格,刑部姬,花子君,雷格西,葛饰北斋。

【太敦/相声】武装德云社

虽然没有太明确的描写,但是按照我自己的想法是太敦向(。

四五月份写的,现在也没填好坑。

———

太: 大家好,我是太宰治。

敦: 是,这位是太宰老师。

太: 然后这位是中岛敦老师。

敦: 是,我是中岛敦。

太: 今天我们这个武装德云社呢,是要来说一个相声的。

敦: 是,说相声。

太: ……

敦: 是,您没话说了。

太: 您怎么就会讲个“是”啊??

敦: 我不捧哏吗?这我得顺着您的话讲啊。

太: 可别,您是逗哏啊!

敦: 啊?我是逗哏?

太: 是,您是逗哏。

敦: 您这不也开始说“是”了。

太: 是,说“是”了。

敦: 您可别吧。说起来咱今天到底是来讲个什么相声的?

太: 您也没个题材?

敦: 嗐!敢情都没个台本儿!

太: 不过您这个逗哏啊,是不是讲一句话该稍微长一点儿?

敦: ……太宰老师,还是您来吧!我也不会逗哏啊!

太: 好!照着你现在这种激烈的感觉来一下!

敦: 真的?!像这样就可以说好逗哏吗?!

太: 就是这样儿!

敦: ……好!那么,我现在手里放着一只苹果!诸位看好了,就是这样的苹果!看得到吗?!

太: 喔。

敦: 太宰老师!总觉得您的捧哏好有气无力啊?!

太: 啊。

敦: 您这样儿,不是要往那《论捧逗》的相声上走吗?

太: 是。

敦: 您这怎么还承认了!

太: 我这是给您表现机会啊。

敦: 啊?

太: 这不吗,我是捧哏啊,这是降低存在感承托您这位逗哏。

敦: 那捧哏也得捧着啊,不然逗哏得跌跤。

太: 好,那我们再来一次,这次按照您的感觉走。

敦: 好。

太: 来。

敦: 话说前几天啊,我遇到了个事。

太: 那事是挺奇妙的。您啊,哎,一个字儿——惨。

敦: 是这样。

太: 您那天出去买东西,碰上这么一位熟悉的人。

敦: 哦?

太: 英俊潇洒,玉树临风,朝气蓬勃,清爽明朗。

敦: 这位是谁啊?

太: 太宰治。

敦: 嗐!敢情是您自己啊!

太: 那么我呢,就去跟您打招呼。

敦: 有这回事儿。

太: “敦君~真巧,今个儿咋出来转悠啊?”

敦: 嗬,这位学得还十成像。

太: 可不。

敦: 打住。

太: 啥事儿?

敦: 刚刚是不是不知不觉中我们又交换了一次这捧逗关系?

太: 您这不讲我还没发现。

敦: 您看这是不是挺顺溜的?

太: 有那么点意思。

敦: 那就这么着吧。

太: 没门儿。

敦: 哎,早知道我就不提这茬儿了。

———

我卡文了,所以到这里就没了。

我自己十六岁生日快乐!੭ ᐕ)੭*⁾⁾

赶在死线画了个老婆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