恶魔伶

不知名搞笑博主狂伶。


我是狂伶/Eli,卫宫士郎厨。

谢谢关注,我蓝手挺杂的,善用屏蔽。

摸鱼,很杂。

包含角色: 齐格,刑部姬,花子君,雷格西,葛饰北斋。

【太敦/相声】武装德云社

虽然没有太明确的描写,但是按照我自己的想法是太敦向(。

四五月份写的,现在也没填好坑。

———

太: 大家好,我是太宰治。

敦: 是,这位是太宰老师。

太: 然后这位是中岛敦老师。

敦: 是,我是中岛敦。

太: 今天我们这个武装德云社呢,是要来说一个相声的。

敦: 是,说相声。

太: ……

敦: 是,您没话说了。

太: 您怎么就会讲个“是”啊??

敦: 我不捧哏吗?这我得顺着您的话讲啊。

太: 可别,您是逗哏啊!

敦: 啊?我是逗哏?

太: 是,您是逗哏。

敦: 您这不也开始说“是”了。

太: 是,说“是”了。

敦: 您可别吧。说起来咱今天到底是来讲个什么相声的?

太: 您也没个题材?

敦: 嗐!敢情都没个台本儿!

太: 不过您这个逗哏啊,是不是讲一句话该稍微长一点儿?

敦: ……太宰老师,还是您来吧!我也不会逗哏啊!

太: 好!照着你现在这种激烈的感觉来一下!

敦: 真的?!像这样就可以说好逗哏吗?!

太: 就是这样儿!

敦: ……好!那么,我现在手里放着一只苹果!诸位看好了,就是这样的苹果!看得到吗?!

太: 喔。

敦: 太宰老师!总觉得您的捧哏好有气无力啊?!

太: 啊。

敦: 您这样儿,不是要往那《论捧逗》的相声上走吗?

太: 是。

敦: 您这怎么还承认了!

太: 我这是给您表现机会啊。

敦: 啊?

太: 这不吗,我是捧哏啊,这是降低存在感承托您这位逗哏。

敦: 那捧哏也得捧着啊,不然逗哏得跌跤。

太: 好,那我们再来一次,这次按照您的感觉走。

敦: 好。

太: 来。

敦: 话说前几天啊,我遇到了个事。

太: 那事是挺奇妙的。您啊,哎,一个字儿——惨。

敦: 是这样。

太: 您那天出去买东西,碰上这么一位熟悉的人。

敦: 哦?

太: 英俊潇洒,玉树临风,朝气蓬勃,清爽明朗。

敦: 这位是谁啊?

太: 太宰治。

敦: 嗐!敢情是您自己啊!

太: 那么我呢,就去跟您打招呼。

敦: 有这回事儿。

太: “敦君~真巧,今个儿咋出来转悠啊?”

敦: 嗬,这位学得还十成像。

太: 可不。

敦: 打住。

太: 啥事儿?

敦: 刚刚是不是不知不觉中我们又交换了一次这捧逗关系?

太: 您这不讲我还没发现。

敦: 您看这是不是挺顺溜的?

太: 有那么点意思。

敦: 那就这么着吧。

太: 没门儿。

敦: 哎,早知道我就不提这茬儿了。

———

我卡文了,所以到这里就没了。

我自己十六岁生日快乐!੭ ᐕ)੭*⁾⁾

赶在死线画了个老婆……

基本上来说是一波卫宫家

包含召唤切嗣之类的沙雕东西

召唤那个有一个上色错误,就是忘记画成白发黑皮了,请宽容地忽略

去掉KP两个字就是我的正式卡通形象了^ ^

是为无尽食欲replay绘制的我的立绘……话说有没有大佬愿意带我玩萌新团啊,我带的团都完结了几个了,我本人还没有跑过一个完整的团……(。

太宰治公主说(。)

我一开始就是想做太宰治的!!然后发现他不符合好多条件就改做敦了……但我果然还是想要p太宰治公主!

希望大家能够从我最近的post里面感受到我对于太宰治公主的执着(……)我真的是粉

玩梗,中岛敦公主说。

有一点太敦元素(?)

【太敦】白雪公主

*放飞自我沙雕产物

*太宰女装注意

*已经几乎脱离白雪公主的neta

———

中岛敦坐在木头墩子上,一脸木然地平视前方,平和有如在闹市读书的某主席。

他面前是一副魔幻现实主义场景,普通人看到可能会吓到需要san check*。这正是挂在树上的太宰治,唱着“一个人不能殉情——”之类的歌,还随着节拍晃来晃去。

冷静,中岛敦,这也是常有的事情。于是敦平静地抬头,眼神遇上裙底,发现这位老大爷公主穿了秋裤。他问: “太宰殿下既然已经同意随我出来逃难,现在为什么又突然开始上吊?”

公主以近似于蠕动的动作晃悠着,说: “敦君,你不觉得‘走投无路的公主与猎人在树林里殉情’这种剧情很棒吗?”

“我觉得从国木田殿下准备谋害您的原因开始已经很不正常了。”中岛敦说。

——

事情需要从这个武侦国来讲起。很久很久以前,一位名叫福泽谕吉的人因为某些契机,决定成立一个猫的国家。关于国家的成立契机,可以参照开国者们的部分商议来推断。

“我觉得贼ok。”——国家级名侦探 江户川乱步

而国木田独步其人,乃是福泽谕吉国王的学生,似乎是被钦定了下一任国王。江户川名侦探说这种情况应该算是太子,所以他的身份就被敲定了。

方才说了这么多,还没有谈到这位太宰治。话说这太宰治本是隔壁港黑国的公主,和隔壁的王子中原中也一样是由国王森鸥外从外面捡来的。森鸥外对于这两位小孩很是喜爱,亲切地称之为双黑。

而这太宰治公主,又因为某些契机叛逃,投向武侦国。据其人所说,是因为港黑的芥川龙之介养了酷似狗的神秘黑色动物,他是猫派,所以只好投武侦来了。

至于这被国木田谋害的原因呢,则是因为此人整日制造麻烦事件,自杀事件,以及欺压老实人国木田。终于有一日,长年累月被打压的人实在无法忍耐了,发布了对于太宰的通缉令,并撺掇刚刚获得国籍的猎人中岛敦去谋杀太宰治。然而中岛敦碍于曾经被太宰治请吃过两碗茶泡饭的情面不忍下手……

——

“……决定与太宰私奔。二人走投无路,最终相约殉情……”

“请不要擅自插入这类危险的话题,太宰殿下。”敦站起来,踩着树桩子用猎刀割断了绳子,让太宰一屁股跌在地上直喊哎哟。

“这明明是很棒的发展。”说着太宰站起来,拍拍裙子上沾的土,顺便因为嫌弃活动不便咔嚓一下把裙撑给卸了。

就在此时,神秘的人影出现了。只见那黑暗中显出一顶黑色帽子,紧接着是黑色的披风,然后是那脸——

“森林里的小矮人?!”太宰治公主大惊失色,“这里竟然有这种生物存在!”

“住口!厚颜无耻之人!”那矮人当即暴跳如雷,一下跃上中岛敦肩头,俯视之前比其高二十厘米有余的公主,大喝曰: “吾乃港黑国中原中也,叛徒太宰治,还不速速随我归国!”

“你是看了什么小说吗,欧尼酱!”太宰作拭泪状,“年纪轻轻的这么一位矮子,怎么就疯了!”

敦: “……那个……”

中: “说!”

敦: “可不可以先从我肩上下来?”

中原中也的表情似乎是受到了触动,然而他坚定地说: “要怪就怪你和那条青花鱼是一伙的吧。”

背着中原中也的中岛敦欲哭无泪,看了一看穿着蓝色裙子的太宰治,觉得那大概是一条让人食欲大减的青花鱼。

而青花鱼灵巧地一抖绷带,竟把那黑色矮人扯下马(?)来,随即拉住一脸懵逼的猎人: “敦君,我们快走,此刻正是私奔之时!”

中岛敦来不及细想,随着太宰一起跑了起来。但太宰治身穿长裙,一时竟难以大幅跨步。其人啧了一声,当即开始脱衣,露出里面穿着的毛衣与秋裤。敦掩面,拿起裙子又背起比他还重且比他还高的太宰,而后竟然身化一只白色大老虎,绝尘而去。

而在后试图追赶的中原中也目睹了这一切,一脸茫然地站定,喃喃自语: “这个世界观有点不对啊……”

——

“……然后,公主与猎人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。全剧终——”

“停停停快停一下!这个故事无论哪里都很有问题吧?!”中岛敦忍不住猛拍一下桌子,“从第一句开始就已经很不对了!”

“啊,是,我要是穿了秋裤的话我也不至于躺在这里。”感冒的太宰治吸了一下鼻子,这样说。“那我再来讲个故事吧,名字叫做……《在灰姑娘paro里面被人间失格解除buff》……”

“…………太宰殿下,您别再说这种跟轻小说一样的东西了,快点儿好好休息吧。”

“哎,好——对了,敦君。”

“还有什么事?我要关灯离开了。”

“不该给我一个晚安吻吗?”

中岛敦愣了一下,脸稍微有点红,但还是俯下身去,预备在额头上落下一吻。但这个动作的轨迹被半途改变了——手扣住了他的后脑。然后在他按照惯性继续低下头时,太宰治抬起了下颌。

唇与唇贴到了一起。

———

*san check: 克苏鲁神话trpg用语,意为受到惊吓时进行的理智检定。

敦: ……会传染的!(x

人生第一篇太敦是这样的,真的非常对不起。但是我一直以来写东西cp感都很薄弱,不如说这是最(ry

感谢您看完这篇搞笑小说,我们下次云霄飞车再见(没有的)。

儿童节快要到了。

想着“要是文野爱手艺不是克总是泡泡,会不会给梦野吹泡泡”

就捡起惯用的幼女风格画了一个优格爱手艺。